12月初,在輿論壓力下,曾明確表態拒絕公開的江蘇省人口計生委、廣東省衛計委相繼向社會公佈了2012年該省社會撫養費總額。至此,全國已有24個省份公開了去年社會撫養費征收總額,共計超過200億元。不少專家表示,“超生罰款”不能止於公開總額,其具體開支更不能成為糊塗賬,公開明細才能防止腐敗滋生。
  24省份去年征收超200億元社會撫養費
  今年7月,浙江碧劍律師事務所律師吳有水致信31個省份的計生、財政部門,申請公開社會撫養費收支、預算等相關信息。當時,共收到17個省份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征收總額,共計165億元。其中,江蘇、廣東兩省明確表示不公開。
  12月2日,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分別向省衛計委、省財政廳、省審計廳快遞了《關於公開廣東省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的申請》,其內容包括:2012年度廣東省社會撫養費征收總額、2012年度廣東省社會撫養費預算與實際開支、2012年度廣東省社會撫養費使用情況審計報告。
  12月4日,廣東省衛生計生委公佈,2012年度廣東省社會撫養費征收總金額14.56億元。
  此外,吳有水還將江蘇計生部門訴至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。在法庭受理此案的背景下,江蘇人口計生委通過協商的方式,向吳有水“口頭”公佈了江蘇省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征收的總額為12億元。至此全國已有24個省份公開了去年社會撫養費征收總額,共計超過200億元。
  一些基層計生部門為收“罰款”“放水養魚”
  韓志鵬指出,各省陸續公佈社會撫養費總額讓人欣慰,但更關鍵的是向公眾交代這筆經費具體開支,“如果不公開,開支或成糊塗賬。”
  現實情況並不樂觀。截至目前,尚無一省份計生或財政部門公開支出明細,不少省份計生部門給出的理由是,社會撫養費由縣級人民政府計劃生育部門或者委托鄉(鎮)人民政府和街道辦事處征收,上繳縣級國庫,納入縣級財政預算管理,由財政部門統一安排使用,收入和支出不掛鉤。因此,省級部門不掌握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實際開支情況。
  記者調查發現,由於各地征收標準不一、監管缺失,一些基層計生部門在征收“超生罰款”時開始“變樣走形”,甚至出現收取社會撫養費“放水養魚”,對“超生”漠視、對“罰款”熱衷的現象,滋生腐敗空間需引起警惕。
  深圳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肖俊表示,社會撫養費全國收了十幾年,如今成了一筆糊塗賬,審計部門有必要將其納入監管,到了給社會撫養費算筆明白賬的時候了。
  據新華社
  (原標題:200億“超生罰款”無支出細賬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rw68rwzh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